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散人的网易小窝

千里相思寄明月,一生襟抱向阳开!

 
 
 

日志

 
 
关于我

有地无暇种,有钱不够花,狐朋在身边,挚友在天涯。 有酒不能醉,有笔空涂鸦,浮生庄周梦,红尘一粒砂!

(原创)怀念大唐  

2011-10-01 00:36:00|  分类: 赤膊锻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中国人!”-----这句台词在影视剧中常常令人热血沸腾。但真正令我们感到自豪的称呼却是“唐人”。一代功夫巨星李小龙在《猛龙过江》中塑造了“唐龙”这一英雄,震惊世界。这一称呼尽管不如“东方巨龙”、“中国龙”有声势,但却深深烙在了观众心中。

不喜欢研究中国历史,近代史被胜利者篡改得面目全非,古代史大多是帝王的家史;但大唐的历史,却令人神往。唐人街在米国,除部分公仆持有绿卡外,其他的唐人不敢有非份之想。

唐太宗依靠暴力革命起家,这一点后人没有隐瞒。尽管mao始皇批评他“略输文采”,我倒觉得他在历代皇帝中属才子型的。他酷爱王羲之的书法,尽管写得有些油滑,但其刻苦认真态度值得后人学习。他也喜欢到处题字,但死后却没想到让自己的干尸保存起来。正是由于他喜欢书法、诗词,唐代的文学艺术才达到巅峰状态。他在政治上采取一系列“惠民”措施,开创了“贞观盛世”。如果换作猫始皇,魏征早死过一百次了!据说,蒋中正非常崇拜唐太宗,他想让陈寅恪将自己描绘成唐太宗式的人物,姓陈的不干。其实,蒋也太小儿科了,自己多出几本语录、选集,自然能打造一座不败金身!

文学艺术需要自由宽松的政治土壤,艺术家则需要度过九九八十一难方成正果。中国文学史,其实就是一部贬官文化史。文人不怕贬,文人最怕的是没有说话的地儿!朱自清说过:“别人有有话无处说的痛苦,我却有无话可说的痛苦,在这个大时代,我只是一张破叶……”如果让文人都“无话可说”了,文学艺术也就变成了浮云!因此,德国汉学家全盘否定了中国近代的文学,并不偏激!

盛唐为文人提供了自由宽松的平台。魏征天天跟皇帝顶嘴,下面的文人也就没大没小了。唐初只有一个min感词“李世民”中的“民”。天朝的min感词到底有多少?解释权属网络城管。韩寒说的好,让没文化的审查文化,中国文学如何发展?

唐代文人的胆子太大,大得让人捏一把汗:其中胆子最大的是李白,这个只会吟几句诗的落魄文人,竟然灌几口黄汤后高呼“天子呼来不上船”!武松酒后能打虎,李白酒后无法无天,竟然让高力士脱靴让贵妃磨墨!皇帝让他写诗,他竟然不识抬举,写诗讽刺国母!这样一个狂徒,从长安滚蛋时还得到不少路费。要是放在今天,早被关进疯人院了!“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李白没有mao始皇那样冲天入海的豪气和本领,最终只能水中捞月了!

那位白乐天,除了房子多女人多外,胆子不小管闲事也不少!当初在京城想住下来都很艰难。后来家大业大胆子更大了。玄宗跟杨玉环的破事儿,他也敢炒作成诗!尽管整篇诗歌舆论导向没有偏差,但保不准后人说三道四!这一点,颇像米国:总统泡了莱温斯基,屁民们便吵吵闹闹!

 文科状元林昭,如果生在唐代,也是一流才女。她不过说了始皇帝几句难听的话,最终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三更入梦杳!血书犹在,尸骨无存!后人想去拜祭,还有不少锦衣卫死死盯着不放!枪杆子一直不喜欢笔杆子:枪杆子放倒了,笔杆子才能立起来;枪杆子端起来,笔杆子肯定倒下去。为安全计,抓不到枪杆子,赶紧扔了笔杆子!枪杆子革别人的命,笔杆子最终革了自己的命!林昭的诗写得很好,可惜人家不跟你玩这一套:你玩“阴谋”时,人家早开始玩阳谋了!一招引蛇出洞,“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唐代,有不少诗人,现在称为“现实主义诗人”或“批判现实主义诗人”,写下了不少针砭时政的诗。当时的屏蔽技术太差,所以竟然听任这些反诗流传。白居易的《卖炭翁》就很反动,他身为政府官员,竟然替屁民说话。属于“站错了队”、“阳奉阴违、说三道四”,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麻烦制造者”。但白的乌纱并没有丢掉。杜甫的《三吏》、《三别》,也是反诗。尽管他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得罪了利益集团,罪莫大焉!杜甫并没有被跨省追捕、喝水死。

李白所崇拜的“孟夫子”,是一位典型的软骨头文人。他的许多诗歌流露出一种摇尾乞怜的情绪。他弹琴不如王维,不会得到公主的垂青;写诗不如李白,也不会得到皇帝的赏识。但这么一个酸溜溜的夫子,竟然也敢跟皇帝“讨价还价”。“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你数落“故人”没有大错,但你埋怨皇帝其罪当诛!你即使是千里马,也无权逼着皇帝当伯乐!他的结局比柳三变还差:柳三变“奉旨填词”,自封“白衣卿相”;孟夫子终为“明主”弃用!好在他项上头颅一直保存完好。那个写过“为什么我眼中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的红色诗人艾青,当年曾经说过“现在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被人整的人,一种是整人的人!”。mao皇帝闻言大怒:“此人不识抬举!”,立马发配到西北去了!你以为当个诗人就了不起了,乾隆对纪昀说过一句大实话:“朕当汝以文学尚优,故使领四库书馆,实不过以倡优蓄之,汝何敢妄谈国事!”。

以今视昔,感慨万千。再听《我的中国心》,已经没有了那种莫名的感动;一听到“唐人”,感动且自豪!在穿越剧流行的今天,我想穿越回唐朝。当不了诗人,当个书僮也可。只求有块能讲真话的地儿!

 

  评论这张
 
阅读(9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