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散人的网易小窝

千里相思寄明月,一生襟抱向阳开!

 
 
 

日志

 
 
关于我

有地无暇种,有钱不够花,狐朋在身边,挚友在天涯。 有酒不能醉,有笔空涂鸦,浮生庄周梦,红尘一粒砂!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点名  

2012-01-15 08:35:2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日下午课外活动,同事们正在办公室闲聊,我一人集中精力上网。门响处,似乎来了客人,我无暇回望。某同事问:“小朋友,找谁呢?”

“我要找王某某!”

一种充满稚气的声音在我耳畔飘荡。这声音让我不由想起儿时在堤坝上寻找的某种茅草。阳春时节,这种茅草刚刚由黄转绿,针尖般的芽儿诱惑着我们。我们哼着童谣,小心翼翼的将尖芽拔出来,放入口中吮吸、咀嚼,反复品味:在那个缺0粮缺0糖遍地荒芜的年代,这小小的尖芽儿竟然慷慨的赐予我们一份甜美!

点我名的小朋友是某位同事的女儿,今年刚刚上一年级。前天,这位同事求我辅导孩子书法。小朋友姓孙,名思颖,天资聪颖,既顽皮淘气又充满灵气。

尽管我没有应声答“到”(这些年开过数以千计大大小小的会议,应声答“到”是条件反射),但我还是笑吟吟的站起来,热情的伸出手,欢迎我的新弟子。思颖同学的小手像一尾鱼,不安分的在我的掌心里挣扎。我特喜欢一年级小朋友,因为他们学习认真。每位新生入门,我都习惯性的跟他们握握手。在我看来,手指柔软、灵活的孩子接受能力比较强。手指僵硬的孩子学习书法则非常吃力。通过握手,也拉近了我跟孩子们的距离。让孩子们明白:眼前这位教他们书法的家伙,绝非旧私塾里戴老花镜握戒尺凶霸霸的老先生。

思颖同学的悟性很好。高年级同学每学时一个半小时,一年级新生每学时半小时。短短半小时,思颖同学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对书法也有了浓厚的兴趣。这一天,我感到非常开心,因为我又发现了一棵好苗子!

最令我好奇的是,思颖同学喜欢“点名”。尽管她在班里没有担任干部,但“管理”水平很高。在幼儿园里,孩子们就喜欢围着她转。某日中午,我走到教师公寓,突然又听到有人在点我的名。声音从三楼上飘下来,居高声自远。思颖同学站在阳台上,居高临下的喊着我的名字,尽管中气不足,但抑扬顿挫、字正腔圆,我第一次发觉,我的名字竟然如此“动听”!

我跟思颖的父母开了几次玩笑,将“点名”的故事讲给他们听。我只是觉得好玩,没有责备的意思。思颖的父母显然对孩子进行了“尊师重教”的思想教育。此后思颖同学不再直呼我的名字,而是称我为“老师”、“伯伯”。我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从我懂事起,便过上了“被点名”的日子。父母经常点我的乳名,老师经常点我的学名。有时被人点名感到万分荣耀。那一年我考了全乡第一名,校长亲自为我戴大红花时,高音喇叭里播放着我的名字,街坊邻里议论我念叨着我的乳名学名。那一刻,我自豪骄傲;有时怕被人“点名”。每每犯了错误写检查,师生议论着我的名字,我感到无地自容;二/十/二年前市公/安/局点我的名字让我前去“喝/茶”,上司吓得脸色发黄,我写下了遗书。那一场风/波,使我的名字变成了同事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有时候,不想让朋友知道自己的名字。年轻时,我玩过此类游戏。我写过很多“情书”,其中一封印象尤为深刻。跟初恋女友分手半年后,马上面临毕业分配。我写了一封最短最另类的“情书”------

那个曾经死皮赖脸追求你又被你奋不顾身摆脱掉的人很想知道你跟你的新男友感情如何以及你今后的分配情况,不带任何企图--------知名不具。

此后人分两地,音书断绝。直到新婚之夜,我还在念叨着她的名字:我是多么希望她能在某一刻“点”一下我的“名”!或许她不清楚,在无数个风雨之夜,我展转反侧,千万次的“点”她的“名”!二十多年后,我们相逢在那个城市,她从车里探出头来,低低的喊了一声我的名字,那一刻,我想哭-------爱情很深奥也很浅显,就是一方点名,一方及时应“到”。

参加工作后,孩子们第一次喊我“老师”,我觉得自己的名字已经不复存在。“人之患在好为人师”,知我者孔子也。不是我谦恭儒雅,而是我讨厌“老师”这一称号。曾经有许多同事因为学生直呼其名而大发雷霆。我却不在乎。

我的孩子讶讶学语时,老太太们一遍一遍教他念我的乳名。她们的敬业精神令我由衷赞佩!当儿子一脸神秘含混不清的念我乳名时,老太太们笑得前仰后合,她们想欣赏我责罚儿子的壮举,我却令她们大失所望:乳名是父母给的,尽管没有注册,但却是我的标签。儿子充满好奇,被不/明/真/相的群众误导,并无大罪,我为何要责罚于他?今天,儿女已经长大,我跟他们谈得非常开心时,这两个家伙经常呼我为“大哥”。我们先是一怔,然后开怀大笑。那一刻,我不仅没有了名字,而且也失去了辈份,俨然是一位黑/帮老/大!

而今年愈不惑,难免念旧。正在思念某位朋友,手机响了,这位朋友从远方打来电话,照例是先“点名”,然后说:“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查查,你是否还活着?”。这特殊的问候,令我万分感动:昔日情同手足,昔日言笑晏晏;今日天各一方,只需知道对方是否还活着。种种爱恨情仇,到头来连云烟都不如!

 “优秀教师”、“名师”、“大/师”等称号是每一个教育工作者梦寐以求的。我也非常艳羡,但绝不强求:因为那不是我的名字;“某主任某长某书记”是无数人削尖脑袋争抢的官帽,我清高了几十年,其实也有狐狸吃葡萄的心理。但我仍不强求:因为那不是我的名字。在酒桌上,有些朋友会故意抬高我的身价,称我为“主任、校长”。我常常跟他们开玩笑:“别叫我的绰号,那不是在骂我吗?我有名字的!这么难听的名字,还是送给我儿子吧!”。

我其实是一只可怜的纸杯,装满美酒时,别人便呼我为美酒;装满毒药时,别人便呼我为毒药。只有空无一物时,别人才拿我当杯子。情人之间的爱称会被缘份漂白,官阶也常常埋葬于铁窗。忘记自己名字的人,是最可悲的。因此,我常常在大悲大喜时念叨自己的名字,不会因得意或失意而忘形。别人点我的学名乳名我不在乎:因为那才是我的名字。

爱我的人点我的名字,我非常感激,因为我不曾被遗忘;恨我的人点我的名字,我非常荣幸。因为我值得他们恨;即使妖怪拿起“宝葫芦”、勾魂使者举起“招/魂幡”呼喊我的名字,我也会应声答到。因为我知道:我的名字到期了。我会万分珍惜这最后一次被“点/名”的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22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