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散人的网易小窝

千里相思寄明月,一生襟抱向阳开!

 
 
 

日志

 
 
关于我

有地无暇种,有钱不够花,狐朋在身边,挚友在天涯。 有酒不能醉,有笔空涂鸦,浮生庄周梦,红尘一粒砂!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蝶甬之茧与皇帝的新衣-----无可奈何话韩寒  

2012-01-02 02:07:38|  分类: 赤膊锻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寒岁末三篇,引发网络口水大战。

挺韩派认为,韩寒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敢于挑战敏\感话题:革命、民主、自由,是当今中国三大雷区。韩寒设置“新概念”,打造“百家争鸣”的新局面。韩寒父子的一段对话,似乎是很好的佐证。诸多“韩粉”也是这么解读的。

骂韩派认为,韩寒已经被收买甚至变节。有人哀叹韩寒“不读书”,缺乏理论深度与高度;有人大跌眼镜,将韩寒认定为超级“五毛”,将“新三篇”视作韩寒博客的“滑铁卢”。

在挺韩派中,有两篇作品不得不提。一是易中天先生的《韩寒的新衣》,一是张颐武教授的《叛逆韩寒:化甬成蝶,跳出左右之争》。

易中天先生学养很深,除了 “品三国”系列,他的杂文我几乎每篇都拜读。易先生认为韩寒的三篇文章大有深意,而且似乎只有像他这样学养深厚的人才能读懂,肤浅之人读不懂而生气,活该!韩寒有数以万计的粉丝,知音却寥寥无几。李大眼、A胖子算得上,这位易中天先生也算得上;北大中文系的教授、著名评论家张先生,绝对算不上韩寒的知音。

易先生认为,“韩寒穿了一件新衣,但他又不承认自己是皇帝”,“韩寒的新衣就是什么都不穿”。读易先生此文前半部分,我觉得“此中有真意”;读后半部分,我“欲辩已忘言”。其实,易先生完全可以像A胖子那样,一句话表明自己的观点:“我十分欣赏韩寒……”。易先生把韩寒“反革命”的理论讲得“通俗明白”,即使我等再脑残,也能明白----只有脑子健全的人,才能看清韩寒的新衣;凡脑残者,读不懂韩寒。

张教授似乎也挺欣赏韩寒,以前是否欣赏,我不得而知。他的文章似乎不难读懂,我只读了题目。但可以肯定的是,张教授将韩寒“新三篇”里的几许官方语言特色发扬光大,完全可以跟新闻联播媲美。张教授认为,“新三篇”一改韩寒“叛逆”形象,并达到“化甬成蝶”的境界。动不动就以“叛逆”界定,教授的眼光肯定有问题;叛逆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世道肯定有问题。至少,张教授承认当下存在“左右”之争。这一点,很出彩。四十多年前,没有人能跳出“左右之争”;今天,似乎鲜有人完成这一高难度动作。那个说“要防止右,更要警惕左”的老人,在很长时间内也是“右倾”的代言人。

我也是韩粉,一直拜读韩寒的文字。也写过不少“挺韩”的垃圾文字。读韩寒的“新三篇”,我没有抓狂,更多的是无奈。

韩寒的自相矛盾,折射出他的无可奈何。

韩寒曾经说过,“做一个忧国忧民的人太难,忧国,国不愿意;忧民,民不在意”。“革命的成功者肯定心狠手辣”这一句话貌似影射很多人,但我以为中国近代史上只有一人配得上“心狠手辣”。华盛顿是革命成功者,但他并不心狠手辣。他的宝座,也没有用“三千万头颅”来交换。

中国人素质太低,地球人都知晓。“中国人如一盘散沙”的原创是孙中山。这该怪谁呢?天朝向来不缺臣民、子民、顺民、良民、刁民、草民、屁民,唯独缺乏公民。连一代伟人都曾经发出“公民是什么东西”的惊天一问。没有公民的社会,就没有公德。所以,没有必要逼着百姓吃“道德补药”。“9.11”事件发生时,对“是否反击劫匪”这一问题,数名美国人在飞机上进行了投票。在生死攸关之际,美国公民坚持投票。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足为奇,在一个“99%”以上举手通过的高度“集中”的国家,如果没有“贿选”,一千个村民可能会选出一千个村官------这,才值得惊奇------我们许多愚民,根本不知道河里的“石头”什么形状,只能望洋兴叹了!韩寒曾经写过《你这么好,到哪里去找?》,在此文中,韩寒认为“中国百姓是世界上最好的”。这一点,与“新三篇”的观点相左。

“你可以不为自由而战,但不可以为高墙添砖”。韩寒用这一句话,让大嘴李敖彻底闭嘴。韩寒不会添砖,却想当一棵“墙头草”:总是选择弱势的一方。当“东风压倒西风”的时候,你怎么才能选择“西风”而屹立不倒呢?一棵草,太纤弱了吧?须知,墙头没有“逆风草”。如果在1949422日这一天,韩寒能说出这句“逆风”的话来,那才叫有胆!正邪的界线与强弱的界线有时是平行甚至异面的,很难相交甚至重合。

易中天先生的话,应该“顺着”听。但我还是希望韩寒别变脸换装;张教授的话应该反着听,希望韩寒别“化蝶成甬”。作茧自缚能保一时安全,能不能破茧、飞舞却未知。飞到尽头委尘土,蝴蝶似花花似蝶。

这个时代充满太多无奈。没有票箱子,笔杆子只能对枪杆子表示无奈。鲁迅曾经想唤醒铁屋子里的人,今天看来太难了:有人深睡有人浅睡有人装睡,有人怕失眠故意吞服大量安眠药。

声嘶力竭的叫喊,无奈;

默默无语,无奈;

既然无可奈何,何不欣赏新闻联播?!

  评论这张
 
阅读(26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