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散人的网易小窝

千里相思寄明月,一生襟抱向阳开!

 
 
 

日志

 
 
关于我

有地无暇种,有钱不够花,狐朋在身边,挚友在天涯。 有酒不能醉,有笔空涂鸦,浮生庄周梦,红尘一粒砂!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父女闲聊之“你的爱情,我的战争”  

2012-02-03 03:31:56|  分类: 良心良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从三年级开始便偷偷写日记,到八年级,已足足写了六七本。最初大多记录“家庭学校琐事”,诸如母女吵架、老师不公等。确切的说,女儿是在记帐、记仇。这笔陈年流水烂帐、高天厚地闲仇肯定一辈子也算不清。我很少过问或偷看她的日记,因为这是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交响乐。

大约在八年级下学期,女儿的日记中出现了一位男主角。这是我不经意间从撕掉的废纸中发现的,我并没有盘问。因为,这是成长过程中绕不过的坎儿,我当年也是这么走过来的。高中三年,女儿无暇写日记,全力以赴为高考拼杀。但她的感情波动我也能感应到。

女儿是我的影子,尽管很多时候她瞧不起我,但在文学书法方面我们经常产生共鸣;因此,女儿有时候也将我视为知己。尽管她的作文很少得到我的表扬,但我总是她的第一读者;尽管我很少以“美女”呼之,但她总是把自己最得意的照片让我欣赏。

今年女儿上大一,她开始跟我交流感情方面的问题。有事没事给我打电话,每当她吱吱唔唔欲言又止时,我明白:女儿感情上遇到麻烦了。父女之间是通灵的。后来,女儿便主动跟我谈起感情上的烦恼,并再三警告我:不许让她妈妈知道!这份信任让我受宠若惊,而这严重警告却令我汗不敢出:女儿的私事,理应归妈妈掌管。我不知不觉“越位”了!总有一天,那位威风八面的“大娘”肯定会向我出示黄牌甚至红牌的!

我有一肚子话想跟女儿说,很想把自己的经历向女儿和盘托出。当我和女儿欣赏某电视剧共同流泪时,我清楚,女儿跟我一样,都是“情种”。“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感情经历或许相似,但经验却无法传授。因为,缘分无法复制。所以,传授经验的爱情专家是最愚蠢的。我对女儿只有心疼,怕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受或伤害,却不好指点什么更不敢干涉她的“内政”。

寒假归来,我第一次发现女儿“长大了”:对化妆品感兴趣了,对穿着也非常考究了。同学聚会频繁,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早上起来梳洗打扮一番,挎上小包风一样甩门而出,晚上我眼望穿了、手机打没电了才将她盼回家。

我隐隐有一丝不快:三分酸意七分恨意。

最可恨的是,女儿回家后,手机不离手。当她自豪的告诉我一月手机费达300元时,一股无名之火烧得我脑门发痛!我读了两年专科,总共没有花掉500元。当然,时代不同政策不同。但女儿在感情上的投资未免太奢侈了!尽管我不干涉女儿的感情“内政”,但作为家庭印钞机,我不能不过问一下“财政”。我扔给女儿一句话:“我也谈过恋爱,我也写过情书。你何必那么高调?写信,更能磨砺文笔!”。

我生气,当然不仅仅为钱。

余光中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我的假想敌》,余先生幽默的将女儿的“男朋友”称为“假想敌”。当年读此文时,我觉得十分好笑;今天,女儿为我四面树“敌”,搞得我草木皆兵,我真有点哭笑不得!

女儿并没有收起锋芒。深夜我在客厅里码字,女儿的卧室里手机一阵阵响。QQ消息提示音特别刺耳,像蟋蟀弹琴。我不由想起《诗经》中的一句“斯珮鸣于野”。当我听到女儿的手机铃声,我的诗兴全部化为怒意:到底是哪个家伙?这么晚了还没完没了?!

余先生时时担心“假想敌”会突然按“门铃”;现在时代变了,我的“假想敌”发动了“信息战”、“网络战”。手机就像“无人驾驶的隐形战斗机”,令我防不胜防;最可怕的是“网络战”:女儿上网第一件事便是打开QQ空间,查阅“说说”、“广播”后面的“听众”跟帖。我向来对微博特别是QQ微博不感兴趣,我很少在空间里“说说”,也很少听别人“广播”。我的“假想敌”开辟了这一战场,当真令我一筹莫展。

我们这一代人习惯“纸上谈兵”,抓耳挠腮的写了改、改了撕,折腾大半夜鼓捣出五六张纸,百般斟酌后忐忑不安的将信放进邮筒,像犯了错的孩子等待、盼望,等待某一种希望或绝望;90后的女儿,习惯“网上谈情”,可以语音可以视频可以短信可以飞信。

进入12月份,女儿很少跟我交流感情方面的事。我知道,敌人已经得手了。某日,女儿告诉我,那个男孩子经常蹲在我的博客里。我吓出一身冷汗:这个“假想敌”不简单,他已经开始研究我了。我在明,彼在暗,我用传统落后兵器,他用现代化网络兵器,这显然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

这个“假想敌”的文字我很早就看过,说实话,我非常欣赏他的文采:此人读书多,文字犀利简约。我曾经向女儿提出建议,让他春节来我家中作客。我想会会他。我喜欢跟年轻人交流。我的真诚并没有打动女儿:往年女儿过生日像召开“英雄大会”,群豪群艳毕至。今年,女儿生日也不过了。我的如意算盘又落空了!

90后的孩子也太狡猾了。“比武招亲”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我更不会拿诗词曲赋来考较他。怕什么呢?再说,我老了,真刀真枪的干起来,我未必是孩子们的对手!

前天,女儿打电话给儿子,让他给某位同学充电话费。儿子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回来后向我神秘的笑了笑。女儿回家后,我向她大喝一声:“还------钱!”。

女儿的爱情,我的战争。女儿带给我一位难缠的敌人,带给我一场特殊的战争。很显然,在这场战争中,我必将输得一败涂地。然而,我最终决定“屡败屡战”,直到某一天跟这位“假想敌”面对面。

  评论这张
 
阅读(32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