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散人的网易小窝

千里相思寄明月,一生襟抱向阳开!

 
 
 

日志

 
 
关于我

有地无暇种,有钱不够花,狐朋在身边,挚友在天涯。 有酒不能醉,有笔空涂鸦,浮生庄周梦,红尘一粒砂!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人如枯树  

2013-03-04 11:21:5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六中午,初中同学儿子结婚,请帖,赴宴。

大款与穷鬼同桌,帅哥与丑男共语。曾经的美女们隔桌抛个媚眼,出一个脑筋急转弯的题目:猜猜我是谁?

我最讨厌最害怕这类题目。求学时期,有两类人最易忘:一是以学习为主业的,二是长得太像人的。凡以学习为副业以玩为主业、长得不人不鬼的最令我刻骨铭心。

我们的校花除外:她既不像人也不像鬼,很爱玩。她像神仙:有着良好的家庭背景,在“的确良”时代,她穿一件非常摩登的碎花上衣,笑声如铃,眼睛如泉,活泼如莺。我那一阵不读《水浒》读《西厢》,一直视她为崔莺莺。

但我知道,我不是张生。她身边的张生太多。有的比张生有才,有的比张生俊俏。我,无才且貌寝,压根儿不姓张。我只能吟着“拂墙花影动”之类的诗句,隔墙倾听她银铃般的笑声。

有几次,我在学校门口驻足,只为等她。当她连蹦带跳的飘过我身边时,总是笑意盈盈的问:“你来了?”。我如同火星人,挖空心思的翻译这三来自地球的文字。若许年后,我终于明白:这三个字是最难懂又最平易的爱情潜台词。你为谁而来?你在等谁?你来了多久?你坚持多久?-------这是热恋中的人最易忽略的问题。那些信誓旦旦高呼“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在另一个世界骤见梦中人时,也会且惊且喜的问-----

你来了?

高中三年,她的负面新闻越来越多。她竟然成了我两个哥们儿的导演,令他们手足相残。十年后,二十年后,在酒桌上,哥们都隐而不发,但心中始终都解不开这个结。

终于有一天,有个同学问我:“你还记得某某么?她现在变成另一个人了!胖得像啤酒桶,我都认不出来了!”

终于有一天,一个哥们跟我说:“你还记得某某么?高中时,咱有一位好哥们儿没追上她,现在这哥们牛大了,去了她的城市,开房,连本带利全补上了!”。

听到这些时,我感到,我没有等,但花儿已经凋谢了。

婚宴上,我吃惊:相隔几百里,她竟然及时赶到。

婚宴上,我吃惊:那位跟她开房的牛气哥们竟然没到。

但那位哥们真牛气,他安排其他同学下令:中午最好别多喝,晚上他安排一次同学聚会--------我们的书记现在下强令“厉行节约”呢!而他,竟然迎风而上!

婚宴结束后,没地儿消遣。因为距同学聚会晚宴还有四个多小时,我来到同桌的4s店。同桌更牛气:一人开了两家店面,身价没法估算。他既有钱又有情趣:不吃喝嫖赌,喜欢收藏古玩、奇珍:满清皇宫的吸金兽被他驱赶来,“蹲在大门”为他吸金。三四十万一只的藏獒,在场子的每个角落向来客示威。“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这是我在高中时代背诵过的《孔雀东南飞》的诗句。但我在他的场子里见识了什么是玳瑁。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据他介绍国内现存不到10只,国家禁止买卖。而他,一人养了4只:怎么来的呢?

这位高中一毕业就子承父业的同桌,凭借这4只貌似“海龟”的奇珍,岂不把那些苦逼“海归”活活气死?!

同桌在场子的“别院”开辟了一个“花棚”:从全国各地名山名园收集了奇石、怪松、名花。聘请园艺师天天护理、修剪。园艺师介绍,每一盆花木年龄至少50年,最多的达500年,造价不低于30万。其中有一株“松树盆景”最奇特:整整一根枯木,只在顶部点缀了几星松绿。树干树根都干枯了。园艺师说,别瞧不起这株古松,它至少500年了!别以为它死了,顶部还有松叶呢!

我不大相信这古松的年龄,但我确信:这位园艺师的工龄至少在500年以上!我的N代孙子于猴年马月狗日发现这株古松化石的那一天,这位园艺师就是那块石头。这位“石兄还会向游客解说:这松树有NN年的历史了!

同学晚宴,人齐了。

在中国,无论“两会”“三会”,主演总是一人;在酒国,无论同学会、拜师会,主演总是两人。

远隔几百里的神仙校花如约而至。

而且是主宾,棉花糖般紧缠着牛气同学。

当年跟神仙校花热恋的哥们儿,坐在我身旁,喝了一杯就眼睛充血了。

刺耳的音乐打断了同学们的私语。张学友先生若有所思的唱道:

我已经看见,一出悲剧正上演!

我看了看身边的哥们,别呀!

我心中有无限感慨:风雨飘摇的年代,我曾经去过那个城市,去见我的初恋女友。二十多年后,我又去那个城市。我知道,神仙校花就在那个城市。

而女友告诉我,她们相隔很近。她有意无意的说,约某某而陪你吧?

世间最残忍的两件事:一是暮春花谢,二是美人变老。

我突然想起了那株古松。

严格的说,它已经不是一株树。但几星松绿却在苦苦证明它的身份。这几星绿,与其说是生机希望,倒不如说是残忍。

我细察昔日的校花。

严格的说,她已经不是花了。但略显嘶哑的笑声却在苦苦证明她的身份。这笑声,与其说是清纯的证明,倒不如说是残忍。

人犹如此,树何以堪?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主人劝酒时有些不耐烦了。或许,他期盼晚宴早结束,他们可以上演“东北二人转”。

酒桌上有专用醒酒的醋。我虽有醉意,却一直没喝。

身旁的哥们喝了不少。

回家途中,哥们酸酸的嘀咕:“他们现在应该开始了!”。

开始吧!当年因为爱情,现在与爱情无关。

“人如玉树当风立,菊为重阳带雨开”。当年,看到校花我便想起这句话。今晚,我在车上却一直感叹着:

人如枯树,人如枯树!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